<address id="japib"><nav id="japib"></nav></address>

<cite id="japib"></cite>

        清代西南地區冬季溫度序列的時間特征分析

        畢碩本 湯智 蔣婷婷 魯穎 趙峰

        引用本文:
        Citation:

        清代西南地區冬季溫度序列的時間特征分析

          通訊作者: 畢碩本, bishuoben@163.com
        • 中圖分類號: K903

        Research on the temporal characteristics of winter temperature series of Southwest China in the Qing Dynasty

          Corresponding author: BI Shuo-ben, bishuoben@163.com ;
        • CLC number: K903

        • 摘要: 通過對西南地區1644—1911年冬季冷暖資料進行搜集整理,結合研究區現代冬季冷暖特征復原了清代西南地區冬季溫度等級序列,從階段性、突變性兩方面進行分析,通過對比驗證重建序列的可靠性. 研究結果表明,清代西南地區冬季冷暖變化大致可以分為2個冷期和1個暖期. 冷期為1778—1809年和1856—1901年,暖期為1660—1690年;西南地區的冬季溫度等級指數序列在1780年發生了明顯的躍變.
        • 圖 1  清代西南地區研究區分布圖(引自“中國歷史地理信息系統”)

          Figure 1.  Distribution map of the study area in Southwest China in the Qing Dynasty (From CHGIS)

          圖 2  1961—2010年西南地區冬季溫度距平序列

          Figure 2.  Temperature anomalies sequence of Southwest China in winter from 1961 to 2010

          圖 3  1644—1911年西南地區逐年冬季溫度等級指數序列

          Figure 3.  Seasonal winter temperature sequence in Southwest China from 1644 to 1911

          圖 4  1721—1855年西南地區冬季冷暖指數序列

          Figure 4.  Cold and warm index series of Southwest China in winter from 1721 to 1855

          圖 5  1721—1855年昆明冬季平均溫度序列[10]

          Figure 5.  Winter mean temperature series of Kunming from 1721 to 1855[10]

          圖 6  1644—1911年西南地區平均每10 a冷暖指數序列

          Figure 6.  Series of 10 a mean cold index in Southwest China from 1644 to 1911

          圖 7  1644—1911年西南地區冬季寒冷指數序列的躍變曲線

          Figure 7.  Jump of winter cold index series in Southwest China from 1644 to 1911

          表 1  冬季冷暖分類評定表

          Table 1.  Taxonomic gradation of cold-warm in winter

          冷暖等級冷暖指數史料中的溫度狀況描述
          1級?2.0冬大寒,人有凍死者;冬大雪,樹木多凍死;大雪深數尺,禽獸草木多凍死;冬大寒,河凍,月余始解.
          2級?1.0冬大雪或大雨雪數日,雪深尺許.
          3級0無記錄年份;瑞雪.
          4級1.0冬無雪;桃李冬華.
          5級2.0冬燠;冬暖;冬溫.
          下載: 導出CSV

          表 2  1644—1911年西南地區冬季各溫度等級的年份

          Table 2.  Years of winter temperature grades in Southwest China from 1644 to 1911

          溫度等級年份數
          1級12
          2級34
          3級211
          4級10
          5級1
          下載: 導出CSV
          幸运快三
        • [1] 鄭景云, 葛全勝, 方修琦, 等. 基于歷史文獻重建的近2000年中國溫度變化比較研究[J]. 氣象學報, 2007, 65(3): 428-439. Zheng J Y, Ge Q S, Fang X Q, et al. Comparison on temperature series reconstructed from historical documents in China for the last 2000 years[J]. Acta Meteorologica Sinica, 2007, 65(3): 428-439.
          [2] 姚愚, 陶云, 邢冬, 等. 1961—2014 年冬半年云南冷空氣活動氣候特征分析[J]. 災害學, 2018, 33(1): 122-129. Yao Y, Tao Y, Xing D, et al. Climatic characteristic analysis on cold air activities in winter half year from 1961 to 2014 over Yunnan[J]. Journal of Catastrophology, 2018, 33(1): 122-129.
          [3] 賈亞賓. 清代山西旱災加劇原因分析[J]. 蘭臺世界, 2013(7): 22-23. Jia Y B. Analysis of the causes of drought disaster in Shanxi in Qing Dynasty[J]. Lantai World, 2013(7): 22-23.
          [4] 竺可禎. 中國近五千年來氣候變遷的初步研究[J]. 中國科學, 1973(2): 168-189. Zhu K Z. A preliminary study of climate change in China in the past five thousand years[J]. Science in China, 1973(2): 168-189.
          [5] 王紹武, 王日昇. 1470年以來我國華東四季與年平均溫度變化的研究[J]. 氣象學報, 1990, 48(1): 26-35. Wang S W, Wang R S. Variations of season and annual temperatures during 1470—1979 AD in eastern China[J]. Acta Meteorologica Sinica, 1990, 48(1): 26-35.
          [6] 張德二, 朱淑蘭. 全國氣候變化學術討論會文集[C]. 北京: 科學出版社, 1981: 64-70.

          Zhang D E, Zhu S L.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symposium on climate change[C]. Beijing: Science Press, 1981: 64-70.
          [7] 葛全勝, 王順兵, 鄭景云. 過去5000年中國氣溫變化序列重建[J]. 自然科學進展, 2006, 16(6): 689-696. Ge Q S, Wang S B, Zheng J Y. Reconstruction of China's temperature changes over the past 5000 years[J]. Progress in Natural Sciences, 2006, 16(6): 689-696.
          [8] 閆軍輝, 葛全勝, 鄭景云. 清代華北地區冬半年溫度變化重建與分析[J]. 地理科學進展, 2014, 15(5): 500-506. Yan J H, Ge Q S, Zheng J Y. Reconstruction and analysis on the series of winter-half-year temperature change during the Qing Dynasty in the northern China Region[J]. Progress in Geography, 2014, 15(5): 500-506.
          [9] 周清波, 張丕遠, 王錚. 合肥地區1736—1991年年冬季平均氣溫的重建[J]. 地理學報, 1994, 49(4): 332-337. Zhou Q B, Zhang P Y, Wang Z. Reconstruction of annual winter mean temperature series in Hefei Area during 1736—1991 AD[J].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1994, 49(4): 332-337.
          [10] 楊煜達. 清代昆明地區(1721—1900年)冬季平均氣溫序列的重建與初步分析[J]. 中國歷史地理論叢, 2007, 22(1): 17-31. Yang Y D. The preliminary study in reconstructing the mean winter temperature in Kunming during 1721—1900 AD[J]. Journal of Chinese Historical Geography, 2007, 22(1): 17-31.
          [11] 武瑋婷, 畢碩本, 王軍, 等. 清代廣西洪澇災害時空特征分析[J].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7, 39(4): 609-617. DOI:  10.7540/j.ynu.20160790. Wu W T, Bi S B, Wang J, et al. Analysis on the temporal and spatial characteristics of flood disasters in Guangxi during Qing Dynasty[J]. Journal of Yunnan University: Natural Sciences Edition, 2017, 39(4): 609-617.
          [12] 滿志敏, 劉大偉. 清代登陸海南島臺風對西南地區的影響[J]. 云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7, 16(4): 59-63. Man Z M, Liu D W. Impacts of typhoons landing on Hainan Island in the Qing Dynasty on Southwest China[J]. Journal of Yunnan University: Natural Sciences Edition, 2017, 16(4): 59-63.
          [13] Brázdil R. Reconstructions of past climate from historical sources in the Czech Lands[C]// Jones P D, Bradley R S, Jouzel J. Climatic Variations and Forcing Mechanisms of the Last 2000 Years. Berlin: Springer, 1996: 409-431.
          [14] Lamb H H. The early medieval warm epoch and its sequel[J]. Palaeogeography Palaeoclimatology Palaeoecology, 1965, 1(65): 13-37.
          [15] Pfister C, Schwar-Zanerti G, Jacoby G C. Winter severity in Europe:the 14th century[J]. Clime Change, 1996, 34(1): 91-108. DOI:  10.1007/BF00139255.
          [16] Mann M E, Bradley R S, Hughes M K. Northern hemisphere temperatures during the past millennium: inferences, uncertainties, and limitations[J].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 1999, 26(6): 759-762. DOI:  10.1029/1999GL900070.
          [17] Overpeck J, Hughen K, Hardy D, et al. Arctic environmental change of the last four centuries[J]. Science, 1997, 278(14): 1 251-1 256.
          [18] 溫克剛, 龐天荷. 中國氣象災害大典·四川卷[M]. 北京: 氣象出版社, 2006.

          Wen K G, Pang T H. China meteorological disaster. Sichuan volume[M]. Beijing: Meteorological Press, 2006.
          [19] 溫克剛, 姜海如. 中國氣象災害大典·重慶卷[M]. 北京: 氣象出版社, 2006.

          Wen K G, Jiang H R. China meteorological disaster. Chongqing volume[M]. Beijing: Meteorological Press, 2006.
          [20] 溫克剛, 曾慶華. 中國氣象災害大典·云南卷[M]. 北京: 氣象出版社, 2006.

          Wen K G, Zeng Q H. China meteorological disaster. Yunnan volume[M]. Beijing: Meteorological Press, 2006.
          [21] 溫克剛, 曾慶華. 中國氣象災害大典·貴州卷[M]. 北京: 氣象出版社, 2006.

          Wen K G, Zeng Q H. China meteorological disaster. Guizhou volume[M]. Beijing: Meteorological Press, 2006.
          [22] 葛全勝, 張丕遠. 歷史文獻中氣候信息的評價[J]. 地理學報, 1990, 45(1): 22-30. Ge Q S, Zhang P Y. Evaluation of climate information in historical documents[J].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1990, 45(1): 22-30.
          [23] 魏軍, 畢碩本, 顏停霞, 等. 1640—1909年長江下游地區冬季冷暖特征研究[J]. 自然災害學報, 2015, 24(2): 136-146. Wei J, Bi S B, Yan T X, et al. Research on cold-warm characteristics of winter in lower reaches of Yangtze River during 1640—1909[J]. Journal of Natural Disasters, 2015, 24(2): 136-146.
          [24] 中華人民共和國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 中國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暖冬等級: GB/T 21983—2008[S]. 北京: 中國標準出版社, 2008.

          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Quality Supervision, Inspection and Quarantin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China National Standardization Administration. National standard warm winter grad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GB/T 21983—2008[S]. Beijing: China Standard Press, 2008.
          [25] 王日昇, 王紹武. 近500年我國東部冬季氣溫的重建[J]. 氣象學報, 1990, 48(2): 180-187. Wang R S, Wang A W. Reconstruction of winter temperature in East China during the last 500 years using historical documents[J]. Acta Meteorologica Sinica, 1990, 48(2): 180-187.
          [26] 曲建和. 我國1470—1954(515)年溫度等級序列的初步探討[J]. 南京氣象學院學報, 1986(4): 405-410. Qu J H. A preliminary study on the temperature grade series of China from 1470—1954 (515) years[J]. Journal of Nanjing Institute of Meteorology, 1986(4): 405-410.
          [27] 鄭景云, 張丕遠, 周玉孚, 等. 利用旱澇縣次建立歷史時期旱澇指數序列的試驗[J]. 地理研究, 1993, 12(3): 1-9. Zheng J Y, Zhang P Y, Zhou Y F, et al. A new approach of reconstructing the dryness/wetness index eries in China during historical times by using the number of drought/flood counties[J]. Geographical Research, 1993, 12(3): 1-9.
        • [1] 武瑋婷畢碩本王軍凌德泉蔣婷婷 . 清代廣西洪澇災害時空特征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7, 39(4): 609-617. doi: 10.7540/j.ynu.20160790
          [2] 張勇蔡宏珂 . 基于20CR再分析資料的中國西南地區氣溫長期趨勢評估.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20, 42(4): 712-719. doi: 10.7540/j.ynu.20190555
          [3] 續外芬畢青吳富煥趙小艷付虹 . 滇南、滇西南地區尾波Qc 值研究.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2, 34(S2): 78-85.
          [4] 桑秀麗蘇俞真肖漢杰王華徐建新張坤 . 基于0-1測試方法的含噪聲降雨-徑流時間序列混沌特征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4, 36(2): 233-240. doi: 10.7540/j.ynu.20130470
          [5] 郭世昌汪明圣黎成超黎海鳳宋哲侯開陳艷張秀年 . 東亞地區平流層臭氧變化特征及其與溫度場的相關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3, 35(5): 644-. doi: 10.7540/j.ynu.20120728
          [6] 李婭陳飛陳宏王剛 . 時間序列自相關函數的局部影響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02, 24(6): 409-413.
          [7] 姜躍 . 基于云有序概念層次樹的時間序列距離計算模型.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03, 25(2): 115-120.
          [8] 謝心慶鄭薇開璇許英 . 基于時間序列和多元方法的烏魯木齊PM2.5濃度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6, 38(4): 595-601. doi: 10.7540/j.ynu.20150789
          [9] . 冬季全球大氣季節內振蕩的特征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3, 35(1): 63-69. doi: 10.7540/j.ynu.2012.12048
          [10] 曹杰董慧林 . 高維多門限時間序列模型在西太平洋副高預報中的應用.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03, 25(3): 247-253.
          [11] 康四林李語強 . 中國地殼運動觀測網絡昆明基準站GPS觀測時間序列研究.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6, 38(1): 54-61. doi: 10.7540/j.ynu.20140215
          [12] 許亞吉吳小平 . 楚雄地震帶上的地震時間分布容量維和信息維變化特征.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07, 29(5): 491-495.
          [13] 李元平梁愛民張中鋒羅婭劉開宇李秀連黃嘉佑 . 北京地區一次冬季平流霧過程數值模擬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07, 29(2): 167-172,182.
          [14] 蔡年輝許玉蘭徐楊鄧麗麗周麗王大瑋何承忠段安安 . 云南松轉錄組SSR的分布及其序列特征.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5, 37(5): 770-778. doi: 10.7540/j.ynu.20150206
          [15] 廖禮彬楊時宇王兵益李體初 . 甜酸角基因組微衛星序列特征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6, 38(6): 982-988. doi: 10.7540/j.ynu.20160255
          [16] 尹麗云劉磊張騰飛張杰閔穎 . 云南西南部一次中尺度對流系統的地閃演變特征.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3, 35(4): 495-506. doi: 10.7540/j.ynu.20120197
          [17] 王民棟徐萍陶然楊敬文 . 滇西南中尺度對流颮線的移動路徑和雷達回波特征.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6, 38(1): 81-89. doi: 10.7540/j.ynu.20150077
          [18] 王衛國羅燕陳魯言陳尊裕吳澗陳新梅 . 中國西南上空大氣臭氧垂直分布的結構特征.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04, 26(4): 315-319.
          [19] 唐紅忠白 慧舒興武張 進楊 紅 . 近51年貴州南部冬季氣溫氣候特征及其變化規律.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2, 34(S2): 374-380.
          [20] 吳澗王衛國謝應齊郭世昌陳新梅羅燕 . 中國地區工業硫酸鹽氣溶膠對輻射和溫度的影響.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03, 25(1): 41-47.
        • 加載中
        圖(7)表(2)
        計量
        • 文章訪問數:  257
        • HTML全文瀏覽量:  263
        • PDF下載量:  10
        • 被引次數: 0
        出版歷程
        • 收稿日期:  2020-01-03
        • 錄用日期:  2020-05-18
        • 網絡出版日期:  2020-09-19
        • 刊出日期:  2020-11-10

        清代西南地區冬季溫度序列的時間特征分析

          通訊作者: 畢碩本, bishuoben@163.com
        • 南京信息工程大學 地理科學學院,江蘇 南京 210044

        摘要: 通過對西南地區1644—1911年冬季冷暖資料進行搜集整理,結合研究區現代冬季冷暖特征復原了清代西南地區冬季溫度等級序列,從階段性、突變性兩方面進行分析,通過對比驗證重建序列的可靠性. 研究結果表明,清代西南地區冬季冷暖變化大致可以分為2個冷期和1個暖期. 冷期為1778—1809年和1856—1901年,暖期為1660—1690年;西南地區的冬季溫度等級指數序列在1780年發生了明顯的躍變.

        English Abstract

        • 中國是一個擁有大量歷史文獻資料的文明古國,從甲骨符號到縑帛紙墨,3000多年從未停止. 研究中國歷史時期氣候演變的方法有很多,但最基礎也是最重要的方法是歷史文獻記載法,各類文獻中包含著諸多氣象信息,它是復原歷史氣候變化的主要資料[1],而利用豐富的歷史文獻記載和冰芯、樹輪、珊瑚和石筍等代用資料,重建高分辨率的歷史氣候變化序列,探討和分析歷史氣候的演變規律,也是我國的獨特項目. 隨著全球變暖的情況加劇,極端氣溫出現的更加頻繁,持續時間更長,它與人類的生產生活和社會發展有著重要的關系,也對國家經濟發展有著直接的影響作用[2-3]. 由此可見,研究歷史時期的冷暖狀況對我們了解溫度的變化規律,掌握當今溫度的變化趨勢以及預測未來的溫度變化趨勢有著重要的參考價值和意義.

          中國近代地理學和氣象學的奠基者竺可楨[4]重建了中國過去5000年的氣溫變化,且通過變更不同時期歷史記錄的空間位置實現氣溫變化序列的連續. 王紹武等[5]給出了寒冷指數的確定方法,并利用歷史資料復原了中國1470—1970年長江中下游地區,即華東地區4個季節的10 a平均氣溫距平,彌補了歷史資料分析氣溫序列的季節單一性. 張德二等[6]以10 a為單位,對中國8個區的冬季溫度進行了研究. 葛全勝等[7]運用孢粉、石筍、湖泊沉積物、歷史文獻等多種代用資料建立了中國過去5000年分辨率為100 a的溫度變化序列,這一序列使得中國5000年,特別是2000年來氣溫變化在空間確定性和時間分辨率、變化規律等方面研究取得了重要的突破. 閆軍輝等[8]重建了1646—1910年265 a時間分辨率為5 a的華北地區冬半年溫度距平序列,結果表明該地區冬半年以寒冷為主. 周清波等[9]根據清代宮廷檔案中的降雪記載,對安徽省合肥地區的雨雪狀況和冬季平均溫度之間的相互關系作了分析,建立冬季平均氣溫和降雪日數的回歸方程,建立了合肥市1736—1991年年均冬季氣溫的指數序列. 楊煜達[10]通過清代檔案中的資料復原了1721—1855年昆明的冬季平均氣溫序列,并利用其它資料續補了1856—1900年的10 a冬季平均溫度序列. 武瑋婷等[11]等通過統計分析、滑動平均、EOF分析等方法提高歷史災害分析的精度,從而得出清代廣西洪澇災害的空間分布特征. 滿志敏等[12]利用歷史文獻中臺風登陸點和路徑的相關記錄,重建了西南地區的強臺風事件,研究了清代登錄海南臺風的時間特征.

          在國外,歷史時期溫度重建的研究同樣得到了廣泛關注. Brazdil等[13]通過歷史文獻資料重建了捷克大陸地區近千年的冬溫變化曲線. Lamb等[14]利用歷史文獻和相關代用資料復原了近1000年英格蘭中部的平均溫度,發現其存在1個暖期(1100—1300年)和1個小冰期(1400—1850年). Pfister等[15]利用《德國史料總集》中的各類文獻資料,根據溫度描述程度的不同分成了7個等級,重建了歐洲14世紀的冬季溫度指數序列,并推測出歐洲中世紀在l4世紀初從暖期轉向小冰期. Mann等[16]通過冰芯和樹木年輪資料,復原了近千年北半球的溫度變化序列. Overpeck等[17]綜合利用各種古氣候代用資料,復原了北極地區近400 年平均溫度代用序列,發現北極地區在19世紀異常寒冷,在20世紀達到最高溫,北極地區的小冰期也因氣候的變暖提前結束.

          本文基于對歷史文獻資料中關于西南地區冷暖事件的資料進行分類和定級,重建清代西南地區冬季冷暖指數序列,結合統計分析、突變檢驗等方法對所重建的序列進行了多時間尺度的分析. 以期通過研究西南地區歷史時期的冷暖狀況,為我們了解掌握當今溫度的變化趨勢和預測未來的溫度變化趨勢提供一定的參考.

          • 從中國行政區劃來說,西南地區為西南5省區(市),包括了重慶市、貴州省、四川省、云南省和西藏自治區. 從中國氣象地理區劃分析,其包括重慶市、貴州省、四川省和云南省. 本文考慮到資料的可獲取性以及研究區自身的整體性,選取重慶市、貴州省、四川省和云南省,即清代的貴州省、四川省和云南省進行研究分析,具體如圖1所示.

            圖  1  清代西南地區研究區分布圖(引自“中國歷史地理信息系統”)

            Figure 1.  Distribution map of the study area in Southwest China in the Qing Dynasty (From CHGIS)

            研究區大致介于北緯21°08′~34°19′,東經97°26′~110°11′. 該研究區位于我國西南邊疆和長江上游地區,東臨中南地區,西臨西藏高原區,北依西北地區,區域內地形復雜,河湖眾多,且境內各類地貌形態分布廣泛,海拔差異大.

          • 本文所用的清代西南地區冬季冷暖描述的文獻資料主要來源于《中國氣象災害大典》(簡稱《災害大典》)的四川卷[18]、重慶卷[19]、云南卷[20]和貴州卷[21],并輔以其它文獻資料. 《災害大典》的資料跨度為1780年(公元221—2000年),按照省份分冊,摘錄大量的有關文獻、方志、報刊、專著和檔案資料,它根據不同的災種分類記錄了氣候災害在不同時段發生的情況與危害,是研究歷史氣候災害的重要資料集.

          • 滑動t檢驗法是通過2組樣本均值的差異性是否顯著來檢驗突變的,如果2段子序列的均值差異性超出了一定的顯著性水平,則認為有突變發生.

            設一時間序列為x,并且人為設置某一時刻為基準點,這個基準點前后2個序列設為x1、x2,其樣本量分別為n1、n2,2個序列的平均值為 ${\bar x_1}$${\bar x_2}$,方差為S12、S22.

            $ t = \frac{{\overline {{x_1}} - \overline {{x_2}} }}{{S \sqrt {\dfrac{1}{{{n_1}}} + \dfrac{1}{{{n_2}}}} }} ,$

            其中,

            $ S = \sqrt {\frac{{{n_1}S_1^2 + {n_2}S_2^2}}{{{n_1} + {n_2} - 2}}} . $

            公式(1)服從自由度v=n1+n2?2的分布,給定顯著性水平α,通過t分布表得到臨界值tα,若|t|>tα,則認為發生了突變.

          • 我國的史料中有著大量的關于歷史時期氣候冷暖變化的信息[21-22],但文獻中的描述主觀性較強,缺少溫度的器測數據,不能定量地確定歷史時期的冬季冷暖狀況. 因此,我們先利用現代的溫度觀測數據確定西南地區冷暖冬的情況和冷暖變化特征,再由古今冷暖事件的影響程度作對比的方法,推斷出歷史時期研究區的冷暖冬的情況[22-23]. 本文采用的是中國氣象科學數據網提供的1961—2010年中國0.5°×0.5°經緯網格逐月的溫度數據. 劃分標準則為確定暖冬等級時所采用的劃分標準[23-24],具體如下式所示:

            $ \begin{array}{*{20}{l}}\begin{cases} {\left| {\Delta T} \right| < 0.43\sigma ,\;\;\;\;\;\;\;\;\;\;\;\;\;\;\;\;\;\;\;{\text{正常}}}\\ {0.43\sigma \leqslant \left| {\Delta T} \right| < 1.29\sigma ,\;\;\;{\text{一般冷暖冬}}}\\ {\left| {\Delta T} \right| \geqslant 1.29\sigma ,\;\;\;\;\;\;\;\;\;\;\;\;\;\;\;\;\;\;\;{\text{顯著冷暖冬}}} \end{cases}\end{array} $

            其中,σ為標準差,即西南地區冬季平均溫度與氣候標準值之差,氣候標準值為1961—2010年冬季溫度的平均值. 由西南地區的逐月溫度數據與多年平均溫度之差計算得出1961—2010年冬季的溫度距平序列(圖2).

            圖  2  1961—2010年西南地區冬季溫度距平序列

            Figure 2.  Temperature anomalies sequence of Southwest China in winter from 1961 to 2010

            通過上述的冷暖冬劃分標準,我們可以得到1961—2010年近50 a西南地區冷暖冬的變化狀況:西南地區冬季的溫度距平大于0 ℃的頻率比低于0 ℃的頻率高. 所以整體來看,暖冬多于冷冬,且處于上升趨勢.

          • 結合前人研究所給出的等級標準[24-25]和1961—2010年近50 a西南地區冷暖冬所描述的冷暖事件及其特征,劃分出1644—1911年西南地區冬季冷暖等級(表1).

            冷暖等級冷暖指數史料中的溫度狀況描述
            1級?2.0冬大寒,人有凍死者;冬大雪,樹木多凍死;大雪深數尺,禽獸草木多凍死;冬大寒,河凍,月余始解.
            2級?1.0冬大雪或大雨雪數日,雪深尺許.
            3級0無記錄年份;瑞雪.
            4級1.0冬無雪;桃李冬華.
            5級2.0冬燠;冬暖;冬溫.

            表 1  冬季冷暖分類評定表

            Table 1.  Taxonomic gradation of cold-warm in winter

            參照表1對西南地區冬季冷暖描述信息逐條進行定級后,再逐年進行定級. 若該年份出現2條或以上1級的冷暖描述時,則該年份的溫度等級定為1級;未達到1級或有3條及以上2級時,將該年份定為2級;出現3級冷暖描述或沒有描述記錄時,將該年份溫度等級定為3級;未達到5級或是出現4級冷暖描述時,將該年份定為4級;出現2條或是以上5級冷暖描述時,則將該年份的溫度等級定為5級.

            在劃分等級過程中,參考旱澇災害文獻處理法和由1961—2010年冬季氣溫數據所知的地區特點,若同一年同時有冷暖事件發生,采用以下原則進行處理[26-27]

            (1)由1961—2010年冬季氣溫數據所知的地區特點進行處理,如在云南除曲靖、昭通以外的地區發生偏冷事件,則以同年發生在其他地區的冷暖事件為準.

            (2)若發生的地區未涉及偏暖、偏冷地區,則分別以冷事件和暖事件確定溫度等級,再在兩者中取較高等級后,相應降低一級處理. 如1864年,共發生了7個冷暖事件,其中冷事件有4個(2個1級和2個2級),由此確定的等級為1級;暖事件有3個(1個5級和2個4級),由此確定的溫度等級為4級,故取1級后降低一級為2級,即1864年的溫度等級為2級.

          • 依據3.2的等級標準,對西南地區溫度等級進行劃分,并重建1644—1911年西南地區冬季的逐年溫度等級指數序列(圖3).

            圖  3  1644—1911年西南地區逐年冬季溫度等級指數序列

            Figure 3.  Seasonal winter temperature sequence in Southwest China from 1644 to 1911

            圖3采用10階多項式擬合是為了數據的精確性,以便與楊煜達的研究結果[10]作對比分析. 由圖3可以看出西南地區1644—1840年寒冷指數總體趨于平緩,該時段只有1660年為極暖年,1783和1808年為極冷年,且1695—1717、1736—1767、1785—1807年和1810—1829年為4個10 a以上的正常年期. 1840—1911年總體先下降后上升,冷暖事件頻發,且1871—1881年為冷年期,從文獻記錄中也可以得到佐證,如1892年共有11個縣次發生了寒冷事件,其中包括了偏暖地區的廣安市和廣元市.

          • 歷史文獻中的氣候記載是定性描述,主觀性較強,因此,本文利用史料重建冷暖變化的序列必須進行可靠性檢驗.

            (1)方法可行性檢驗 由于歷史文獻的特性,即文獻中的冷事件多于暖事件,這就造成由文獻資料重建的序列并不完全對稱,總是偏向于寒冷. 目前,已有諸多學者利用歷史時期的文獻重建溫度序列,如閆軍輝等[9]通過重建1646—1910年華北地區時間分辨率為5 a的冬半年溫度距平序列,充分說明了其重建的溫度序列方法的科學性和可行性. 因此,本文采用歷史文獻法重建清代西南地區的冬季冷暖等級序列是可行的.

            (2)溫度空間一致性檢驗 在歷史文獻中,即便某一地區的文獻資料較為豐富,也很難保證該地區的記錄在時空分布上的連續性[7-8]. 為了確保研究區內溫度變化的一致性,重建溫度序列要通過研究區內不同站點的冷暖描述的互相補充完成. 利用清代檔案中昆明的相關資料,楊煜達[10]分別重建和續補了1721—1855年和1856—1900年間昆明的冬季平均氣溫序列,驗證了該地區溫度空間分布的一致性. 因此,清代西南地區冬季溫度在空間分布上具有一致性,可以重建其冬季冷暖等級序列.

            (3)序列可靠性檢驗 由于歷史時期的西南地區缺少儀器觀測數據,因此要與前人所建立的同時期西南地區或該研究區的部分地區冬季溫度序列作對比,通過它們是否具有一致的冷暖變化趨勢,判斷所重建序列是否具有可靠性. 本文將重建的1644—1911年西南地區冬季冷暖等級指數序列與楊煜達[10]所重建的1721—1855年冬季年平均氣溫序列進行對比,取兩者重合的年份1721—1855年,對比結果如圖45所示.

            圖  4  1721—1855年西南地區冬季冷暖指數序列

            Figure 4.  Cold and warm index series of Southwest China in winter from 1721 to 1855

            圖  5  1721—1855年昆明冬季平均溫度序列[10]

            Figure 5.  Winter mean temperature series of Kunming from 1721 to 1855[10]

            通過曲線對比可看出,2個序列的變化趨勢有一定的一致性. 如昆明冬季平均溫度序列從1741至1783年逐漸升高再降低,并在1768年達到極大值;在1830年后逐漸降低,并在1847年開始略微回升. 本文重建的序列也呈現了相同變化趨勢,并且文獻[10]中的描述也可以佐證當時的冷暖程度. 如1782年云南省蒙自縣“十二月初四日大雪,二日方止,深三四尺. 邑中年六七十者,皆以為生平未見”;1783年四川省三臺縣“十二月,連日嚴寒,彤云密布,晝夜大雪,積厚二尺余,即全省亦皆普遍. 明年正月復得雪二次. 是歲麥禾倍收,耆老僉稱數十年所未見者,洵為豐年兆慶云”;1832年四川省安岳縣“冬,大雪數日,城內外丐窮而無歸者,道斃以數十計 ”.

            因此,本文所重建的1644—1911年西南地區冬季冷暖指數序列的可靠性較高,能夠體現出清代西南地區的冷暖變化趨勢和演變規律.

          • 為了研究清代西南地區冷暖變化趨勢特征,對1644—1911年各等級的年份數進行統計(表2). 從表2結果可知,1級的年份數占總年份數的45‰,2級占127‰,3級占787‰,4級占37‰,5級占4‰. 氣溫等級序列從理論上說應該大致服從于正態分布,本文所重建的西南地區冬季氣溫序列也基本符合. 但冷冬年數比暖冬年數要多,推測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是原始數據來源于史獻記載,歷史文獻通?!坝洰惒挥洺!? 氣候寒冷的年份常常造成莊稼損毀、家禽凍死或是人民饑餓寒冷而死,對社會經濟和人民生產生活產生顯著的影響,故而記載較多,而氣候溫暖的年份對社會經濟和人民的生產生活影響遠遠不及寒冷年份,使得歷史文獻中寒冷事件的記載占大部分.

            溫度等級年份數
            1級12
            2級34
            3級211
            4級10
            5級1

            表 2  1644—1911年西南地區冬季各溫度等級的年份

            Table 2.  Years of winter temperature grades in Southwest China from 1644 to 1911

            為了深入地分析清代西南地區冬季的冷暖變化趨勢,本文以10 a為單位對1644—1911年西南地區每10 a的平均冷暖指數進行了計算,結果如圖6所示. 結合圖4圖6,大致可以將清代西南地區冬季的氣候分為2個冷期和1個暖期,分別為1778—1809年、1856—1901年和1660—1690年.

            圖  6  1644—1911年西南地區平均每10 a冷暖指數序列

            Figure 6.  Series of 10 a mean cold index in Southwest China from 1644 to 1911

            1660—1690年相對而言為暖期,此時段內出現暖事件的描述多達10條,如“冬,桃李華”“瑞雪”“冬,鴻雁來”等記載,該時段的冬季溫度等級指數相對較高,在整個研究時段上算是一個暖期.

            1778—1809年為第1個冷期,每10 a的平均溫度等級指數相對較低,此時段內關于冬季寒冷事件的記載總計有32條,平均有1.9個寒冬年/10 a. 其中,冬季溫度等級為1級的就達到16條,在該冷期中共有2 a冬季溫度等級為1級,分別為1783年和1808年. 如1783年,四川省樂至縣“十二月連日嚴寒,彤云密布,邑境城鄉晝夜大雪,積厚二尺余,即全省亦皆普遍”;1808年,云南省浪穹縣(今洱源縣境內)“十二月,大雪,平地達二三尺,數日融化”.

            1856—1901年為第2個冷期,此時段內關于冬季冷暖事件的記載共計達到150條,其中冬季溫度等級為1的有74條,平均有7.8個寒冬年/10 a. 該時期,有10 a冬季溫度等級為1級,分別為1861、1862、1871、1877、1878、1879、1880、1891、1892年和1896年,遠多于第1個冷期,說明第2個冷期冬季較第1個冷期冬季溫度更低,從圖6中也可得到印證. 這些年中,每一年都有多個冷事件的記載. 如1861年貴州省湄潭縣“冬,雪深三四尺,冰厚六七寸,刀斧不能破,行人苦之”;1862年四川省黔江縣“正月大寒,雪深二三尺,積十余日始霽”;1871年四川和貴州省多個縣次出現“大雪及尺,竹木皆折”“恒雪,菜不熟,牛羊多凍死者”“大雪,行人有凍死者”的記載;1879年四川省中江縣“大雪,堅冰數日不解,雀鼠多凍死”;1879年四川省綿州“季冬堅冰數日,嚴寒異常,其災與六年冬等”. 1882年冷事件記載多達21條,涉及四川和貴州省出現“冬大雪,結冰厚數尺”“蜀無堅冰. 光緒十八年十一月,河水皆凍,田水亦冰,二三日不解,檐間懸溜悉成冰柱,前后百余年間無此異寒”“冬,小寒后雪凍旬日,人行冰上,魚斃河中” 的記載,其余多個年份也出現廣泛的寒冷記載,可以佐證當時研究區內的冬季溫度處于偏冷的時段.

            以上2個冷期冬季的持續時間分別為32 a和46 a,占了1778—1911年這一時間段的58%. 這里將清朝分為2個時間段,即1644—1777年為前半期,1778—1911年為后半期,這2個冷期加起來持續的時間超過了后半期的一半時間,則可以說明清代后期的西南地區冬季氣候處于偏冷的階段.

          • 對西南地區重建的1644—1911年西南地區寒冷指數序列進行滑動t檢驗檢測其冷暖躍變的信號,分別取樣本數n=20以及n=50,檢驗整個時段上的冷暖躍變狀況,取tα=0.05置信度計算其時間序列的t值,得到的結果如圖7所示. 對2條躍變曲線進行統計分析可以發現,當n=20時,共計有4個區域躍變參考點(圖7(a));當n=50時,得到1個躍變參考點(圖7(b)). 這說明在1644—1911年期間,西南地區冬季的冷暖變化在50 a尺度上比20 a尺度上具有更高的穩定性.

            圖  7  1644—1911年西南地區冬季寒冷指數序列的躍變曲線

            Figure 7.  Jump of winter cold index series in Southwest China from 1644 to 1911

            結合以上發現,1644—1911年西南地區由冷期向暖期躍變的年份有1697年、1751年、1841年和1780年;由暖期向冷期躍變的年份是1717年.

          • 本文通過對歷史文獻資料的分類、篩選和定級,重建了1644—1911年西南地區冬季溫度等級序列,并與楊煜達[10]所重建的1721—1855年冬季年平均氣溫序列進行對比,以確保序列的可靠性. 對該序列進行階段性、突變性分析,研究結果表明:

            (1)清代西南地區冬季冷暖變化大致可以分為2個冷期和1個暖期. 冷期為1778—1809年和1856—1901年,暖期為1660—1690年.

            (2)對1644—1911年西南地區的冬季溫度等級指數序列進行滑動t檢驗,發現共有5個突變點,其中20 尺度上有4個,50 a尺度上有1個(1780年),這說明在50 a尺度上冷暖變化的穩定性大于20 a尺度.

            與前人的研究相比,本文的創新之處主要體現在以下3個方面:①前人對西南地區冬季冷暖指數的重建較少,多集中于我國東部、青藏高原區和西北部,而對西南地區的歷史重建多以區域、單個市或省的范圍為主,范圍較小,且重建的方法還未采用本文的溫度等級指數法;②重建冬季氣溫序列后,將昆明冬季氣溫序列將其對比以驗證其可靠性;③在確定冬季溫度等級時,引用了確定旱澇災害等級時所用的原則,即若發生冷暖事件的地區未涉及偏暖、偏冷地區,則分別以冷事件和暖事件確定溫度等級,再在兩者中取較高等級后,相應降低一級處理.

            今后本文還需要對存在的問題進一步進行研究. 一是由于本文的數據主要來自于歷史資料的統計,有些記錄可能存在個人的主觀誤差,且隨時間變化,史料的保存會有缺失,數據的精確性需要進一步改善;二是古代的行政區劃與現代行政區劃會有所偏差,所選的地區位置會略有出入,也需進一步地完善;三是清代西南地區各地的冬季溫度記錄不全,進行空間分析的精細化程度不足,難以較好地量化其空間分布,仍需在以后對研究區域作空間上的進一步分析.

        參考文獻 (27)

        目錄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