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apib"><nav id="japib"></nav></address>

<cite id="japib"></cite>

        山壩鄉村聚落時空變化特征分析研究:以寧洱鎮為例

        羅 燚 甘淑 袁希平

        引用本文:
        Citation:

        山壩鄉村聚落時空變化特征分析研究:以寧洱鎮為例

          作者簡介: 羅 燚(1993?),女,云南人,碩士生,主要研究方向為3S技術及應用. E-mail:1540073645@qq.com;
          通訊作者: 甘淑, N1480@qq.com
        • 中圖分類號: K901.8

        Analysis and research on spatiotemporal variation character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reas and mountain areas: An example from Ning'er Town

          Corresponding author: GAN Shu, N1480@qq.com ;
        • CLC number: K901.8

        • 摘要: 利用RS和GIS空間分析方法,對2000、2009年和2018年的云南省少數民族地區寧洱鎮山壩鄉村聚落時空分布的基本特征及影響因素進行分析,主要從高程、坡度、道路等自然因素和人口、農民人均純收入等社會經濟發展相關因素進行探討山壩鄉村聚落時空分布特征,為山區和壩區鄉村振興提供一種理論和實踐依據. 研究結果表明:①研究區壩區聚落空間分布密集,山區聚落分布分散; ②壩區鄉村聚落最佳選址區域高程在1225~1380 m之間,山區最佳選址區域高程在810~1500 m;③壩區鄉村聚落面積與坡度成反比,坡度越大,面積越少,山區鄉村聚落面積集中在坡度0°~25°之間;④隨著道路距離的增加,聚落面積迅速減少,壩區鄉村聚落主要分布在1 km緩沖區內,占壩區聚落面積82 %以上;山區鄉村聚落最佳位置在道路緩沖區1 km以內,較佳位置在1 ~3 km之間; ⑤2000—2018年,壩區鄉村聚落人口持續上升,山區鄉村聚落人口先下降后緩慢增長;2000—2009年壩區鄉村聚落人均純收入大于山區聚落,2009—2018年山區聚落人均純收入大于壩區.
        • 圖 1  研究區概況

          Figure 1.  The location of the study area

          圖 2  寧洱鎮壩區和山區分布

          Figure 2.  Distribution of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Ning'er Town

          圖 3  寧洱鎮山壩鄉村聚落時空分布

          Figure 3.  The temporal and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rural settlement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Ning'er Town

          圖 4  2000—2018年寧洱鎮山壩鄉村聚落面積統計

          Figure 4.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 in dam and mountain areas in Ning'er Town from 2000 to 2018

          圖 5  寧洱鎮不同時期下高程帶山壩鄉村聚落時空分布

          Figure 5.  Temporal and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nd mountain areas in different elevation belt of Ning'er Town

          圖 6  寧洱鎮山區聚落面積在不同高程帶上的占比

          Figure 6.  The scale map of settlement area in different elevation zones in the mountain area of Ning'er Town

          圖 7  寧洱鎮不同坡度下山壩鄉村聚落面積占比

          Figure 7.  The ratio of rurual settlement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slope of Ning'er Town

          圖 8  寧洱鎮山壩鄉村聚落與道路緩沖區分布

          Figure 8.  Rural settlements and road buffer distribution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s, Ning'er Town

          表 1  寧洱鎮不同高程帶山壩鄉村聚落面積統計

          Table 1.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elevations belt of Ning'er Town

          高程/m壩區聚落面積/hm2山區聚落面積/hm2
          2000年2009年2018年2000年2009年2018年
          G1 0 0 0 39.64 143.97 156.08
          G2 618.95 989.48 1602.12 47.41 124.11 141.09
          G3 139.18 219.32 511.56 51.65 190.27 189.87
          G4 0.04 0 0 19.73 47.84 64.66
          G5 0 0 0 10.37 22.11 19.15
          G6 0 0 0 0 4.68 8.56
          下載: 導出CSV

          表 2  寧洱鎮不同坡度帶山壩鄉村聚落面積統計

          Table 2.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slope belt of Ning'er Town

          坡度/(°)壩區聚落面積/hm2山區聚落面積/hm2
          2000年2009年2018年2000年2009年2018年
          0~12 650.08 936.14 1774.97 73.59 189.69 191.88
          12~25 105.19 260.36 322.87 76.42 298.9 325.7
          25~35 2.9 12.3 15.84 15.32 39.98 56.15
          >35 0 0 0 3.47 4.41 5.68
          下載: 導出CSV

          表 3  寧洱鎮道路與山壩鄉村聚落道路緩沖區面積統計

          Table 3.  Areas statistics of road and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rural settlements in Ning'er Town

          道路緩沖區/km壩區聚落面積/hm2山區聚落面積/hm2
          2000年占比/%2009年占比/%2018年占比/%2000年占比/%2009年占比/%2018年占比/%
          0~1 623.97 82.3 1006.88 83.3 1749.95 82.79 90.62 53.68 293.83 55.13 298.74 51.56
          1~2 80.14 10.57 126.97 10.5 215.39 10.19 37.81 22.4 92.85 17.42 101.34 17.49
          2~3 17.52 2.31 41.12 3.4 80.96 3.83 26.24 15.55 68.48 12.85 100.55 17.35
          3~4 36.54 4.82 33.83 2.8 67.35 3.19 4.77 2.83 29.57 5.55 43.28 7.47
          4~5 0 0 0 0 0.03 0 4.76 2.82 36.15 6.78 22.87 3.95
          5~6 0 0 0 0 0 0 2.98 1.77 5.8 1.09 7.82 1.35
          6~7 0 0 0 0 0 0 1.62 0.95 6.3 1.18 4.81 0.83
          下載: 導出CSV

          表 4  寧洱鎮鄉村聚落人口經濟統計表

          Table 4.  Economic statistics of rural population in Ning'er Town

          時間聚落總人數人均純收入/元壩區山區
          聚落人數人均純收入/元聚落人數人均純收入/元
          2000年 62192 1164 45352 1232 16840 981
          2009年 68991 2630 53943 2884 15048 1720
          2018年 71729 8063 56143 8014 15586 8238
          下載: 導出CSV
          幸运快三
        • [1] 周濱杰. 云南農村聚落用地價值評估方法研究[D]. 昆明: 昆明理工大學, 2017.

          Zhou B J. Research on the evaluation method of rural settlement land value in Yunnan[D]. Kunming: Kunmi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7.
          [2] 朱曉翔, 朱紀廣, 喬家君. 國內鄉村聚落研究進展與展望[J]. 人文地理, 2016(1): 33-41. Zhu X X, Zhu J G, Qiao J J. Research progress and prospect on Chinese rural settlements[J]. Human Geography, 2016(1): 33-41.
          [3] 謝顯奇, 甘淑, 余莉, 等. 巖溶山地鄉村聚落空間格局特征分析: 以廣南縣為例[J]. 地球科學: 中國地質大學學報, 2013, 38(S1): 183-190. Xie X Q, Gan S, Yu L, et al. Spatial pattern analysi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Karst Mountains:An example from Guangnan[J]. Earth Science: Journal of China University of Geosciences, 2013, 38(S1): 183-190.
          [4] 金其銘. 我國農村聚落地理研究歷史及近今趨向[J]. 地理學報, 1988, 43(4): 311-317. DOI:  10.3321/j.issn:0375-5444.1988.04.003. Jin Q M. The history and current trends of research on rural settlement geography in China[J]. Scientia Geographica Sinica, 1988, 43(4): 311-317.
          [5] Hall D R. Albania: Rural development,migration and uncertainty[J]. GeoJournal, 1996, 38(2): 185-189.
          [6] 克里斯泰勒. 德國南部中心地原理[M]. 常正文, 王興中, 李貴才等譯. 北京: 商務印書館, 1998.
          [7] 陳宗峰, 李裕瑞, 劉彥隨. 黃土丘陵溝壑區鄉村聚落分布格局特征與類型[J]. 農業工程學報, 2017, 33(14): 266-274. DOI:  10.11975/j.issn.1002-6819.2017.14.036. Chen Z F, Li Y R, Liu Y S. Distribution pattern characteristic and type classification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loess hilly-gully region[J]. Trans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Agricultural Engineering, 2017, 33(14): 266-274.
          [8] 郭曉東. 黃土丘陵區鄉村聚落發展及其空間結構研究[D]. 蘭州: 蘭州大學, 2007.

          Guo X D. Research on rural settlement development and spatial structure in Loess Hilly Area[D]. Lanzhou: Lanzhou University, 2007.
          [9] 姚康. 金陽縣彝族鄉村聚落空間格局及成因分析[D]. 成都: 成都理工大學, 2016.

          Yao K. The spatial patten and dricing force analysis of yi nationality rural settlements in Jinyang[D]. Chengdu: Chengdu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2016.
          [10] 胡衛華, 高濤. 基于自然特征的湖北省鄉村聚落空間格局分析[J]. 中國農業資源與區劃, 2018, 39(10): 143-148. Hu W H, Gao T. Analysis of spatial pattern of rural settlements based on natural features in Hubei Province[J]. Chinese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Resources and Regional Planning, 2018, 39(10): 143-148.
          [11] 韓茂莉, 張暐偉. 20世紀上半葉西遼河流域巴林左旗聚落空間演變特征分析[J]. 地理科學, 2009, 29(1): 71-77. DOI:  10.3969/j.issn.1000-0690.2009.01.011. Han M L, Zhang W W. Spatial and temporal variation of settlements of Bairin Left Banner in western Liao River Valley in the first half 20th century[J]. Scientia Geographica Sinica, 2009, 29(1): 71-77.
          [12] 李志英, 劉陽, 龍曄. 基于GIS的昆明中心城區1990—2017年建設用地擴展特征研究[J].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9, 41(5): 964-973. DOI:  10.7540/j.ynu.20180760. Li Z Y, Liu Y, Long Y. Study of urban cinstruction land expansion characteristics in Kunming central city from 1990 to 2017[J]. Journal of Yunnan University:Natural Sciences Edition, 2019, 41(5): 964-973.
          [13] 婁帆, 李小建, 陳曉燕. 平原和山區縣域聚落空間演變對比分析——以河南省延津縣和寶豐縣為例[J]. 經濟地理, 2017, 37(4): 158-166. Lou F, Li X J, Chen X Y. Comparsion on spatial evolution of rural settlements between the flat and the mountainous areas:Evidence from Yanjin County and Baofeng County Henan Province[J]. Economic Geography, 2017, 37(4): 158-166.
          [14] 張述清, 王愛華, 王宇新, 等. 云貴高原地區壩子劃定技術與方法研究——以云南省為例[J]. 地礦測繪, 2012, 28(4): 1-4. DOI:  10.3969/j.issn.1007-9394.2012.04.001. Zhang S Q, Wang A H, Wang Y X, et al. Study on techniques and methods in demarcation of Bazi in Yunnan-Guizhou Plateau:Taking Yunnan Province as an example[J]. Surveying and Mapping of Geology and Mineral Resources, 2012, 28(4): 1-4.
          [15] 盛佳利. 貴州省壩子的空間分布規律及壩子——山地耦合類型[D]. 貴陽: 貴州師范大學, 2018.

          Sheng J L.The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basins and exploratory divide of basin-mountain combination in Guizhou Province[D]. Guiyang: Guizhou Normal University, 2018.
          [16] 張紹穩. 云南城鎮發展的山壩統籌途徑研究[A].//中國城市規劃學會. 多元與包容——2012中國城市規劃年會論文集(01.城市化與區域規劃研究)[C]. 昆明: 云南科技出版社, 2012, 1-14.

          Zhang S W.Study on the overall planning approach of mountain and dam for urban development in Yunnan[A]. Diversity and inclusion-proceedings of the 2012 China urban planning annual conference(01.urbanization and regional planning research)[C]. Kunming: Yunn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s, 2012, 1-14.
          [17] 丁劍宏, 尹龍, 師小寧, 等. 紅河流域景觀格局演變特征研究[J]. 云南大學學報: 自然科學版, 2017, 39(5): 780-788. DOI:  10.7540/j.ynu.20160636. Ding J H, Ying L, Shi X N, et al. Study on characterstics of landscape pattern evolution in Red River Basin[J]. Journal of Yunnan University:Natural Sciences Edition, 2017, 39(5): 780-788.
        • [1] 胡琳甘淑袁希平李雁付承彪宋春雨閆馨方 . 滇池不同空間分布水體的高光譜特征差異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20, 42(4): 695-700. doi: 10.7540/j.ynu.20190548
          [2] 宋媛李輝劉逵劉毅鵬楊若文 . 歐亞積雪深度的時空分布特征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5, 37(3): 399-404. doi: 10.7540/j.ynu.20140453
          [3] 陶云曹杰 . 向外長波輻射(OLR)年際變化的時空分布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05, 27(3): 223-227.
          [4] 鄭翔飚馬紅曾廳余 . 昭通強對流天氣時空分布及環流特征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1, 33(S2): 397-401.
          [5] 孫座銳吉正元韓新宇史建武張晶張朝能寧平 . 玉溪市城區大氣VOCs及其它污染物質量濃度時空特征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8, 40(4): 705-715. doi: 10.7540/j.ynu.20170654
          [6] 吳戰平白慧嚴小冬 . 貴州省夏旱的時空特點及成因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1, 33(S2): 383-391.
          [7] 安柏林康國發 . 基于CHAOS-5模型研究中國大陸地區地磁場長期變化.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7, 39(5): 789-797. doi: 10.7540/j.ynu.20160686
          [8] 趙俊松張建偉柏夢焱趙芩徐懷亮肖文 . 蒼山野生動物時空分布動態.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7, 39(4): 691-700. doi: 10.7540/j.ynu.20160315
          [9] 姜勇 . 基于ADTD監測網絡2012年云南省地閃特征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3, 35(S2): 315-. doi: 10.7540/j.ynu.20130568
          [10] 陶云何群 . 云南降水量時空分布特征對氣候變暖的響應.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08, 30(6): 587-595.
          [11] 李敏何紅弟郝楊楊 . 上海市大氣環境中PM2.5/PM10時空分布特征.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9, 41(2): 323-332. doi: 10.7540/j.ynu.20180026
          [12] 周國蓮晏紅明 . 云南近40年降水量的時空分布特征.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07, 29(1): 55-61,66.
          [13] 王喜元閆業超岳書平劉彬 . 1961—2010年長江流域高溫熱浪時空變化特征.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6, 38(4): 602-609. doi: 10.7540/j.ynu.20150821
          [14] 張朝能王夢華胡振丹袁園劉慧邱飛 . 昆明市PM2.5濃度時空變化特征及其與氣象條件的關系.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6, 38(1): 90-98. doi: 10.7540/j.ynu.20150467
          [15] 劉靜殷淑燕李慧芳 . 晉陜蒙毗鄰區域歷史洪澇災害時空特征研究.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6, 38(6): 903-911. doi: 10.7540/j.ynu.20160219
          [16] 廖留峰谷曉平張瑾文 . 基于地面氣象要素的貴州省大氣可降水量研究.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4, 36(5): 683-690. doi: 10.7540/j.ynu.20140225
          [17] 趙荻姚平楊若文曹杰 . 亞洲季風區平均雨季起始期的時空分布特征.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06, 28(4): 333-336.
          [18] 郭洋武瑞東楊飛齡王軍軍 . “三江并流”區旅游景點空間分布格局研究.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20, 42(5): 992-1003. doi: 10.7540/j.ynu.20190528
          [19] 翟羽佳周常春劉春學 . 蒼山十八溪流域近60年降水量時空分布特征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7, 39(4): 618-623. doi: 10.7540/j.ynu.20160550
          [20] 傅媛李玉玲陸舜華李詠蘭李永霞孔祥薇李傳剛鄭連斌 . 湖南寧鄉縣鄉村漢族體型分析. 云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2, 34(2): 232-237.
        • 加載中
        圖(8)表(4)
        計量
        • 文章訪問數:  633
        • HTML全文瀏覽量:  700
        • PDF下載量:  13
        • 被引次數: 0
        出版歷程
        • 收稿日期:  2019-11-04
        • 錄用日期:  2020-01-16
        • 網絡出版日期:  2020-05-30
        • 刊出日期:  2020-09-22

        山壩鄉村聚落時空變化特征分析研究:以寧洱鎮為例

          作者簡介:羅 燚(1993?),女,云南人,碩士生,主要研究方向為3S技術及應用. E-mail:1540073645@qq.com
          通訊作者: 甘淑, N1480@qq.com
        • 1. 昆明理工大學 國土資源工程學院,云南 昆明 650093
        • 2. 云南省高校高原山區空間信息測繪技術應用工程研究中心,云南 昆明 650093
        • 3. 滇西應用技術大學,云南 大理 671006

        摘要: 利用RS和GIS空間分析方法,對2000、2009年和2018年的云南省少數民族地區寧洱鎮山壩鄉村聚落時空分布的基本特征及影響因素進行分析,主要從高程、坡度、道路等自然因素和人口、農民人均純收入等社會經濟發展相關因素進行探討山壩鄉村聚落時空分布特征,為山區和壩區鄉村振興提供一種理論和實踐依據. 研究結果表明:①研究區壩區聚落空間分布密集,山區聚落分布分散; ②壩區鄉村聚落最佳選址區域高程在1225~1380 m之間,山區最佳選址區域高程在810~1500 m;③壩區鄉村聚落面積與坡度成反比,坡度越大,面積越少,山區鄉村聚落面積集中在坡度0°~25°之間;④隨著道路距離的增加,聚落面積迅速減少,壩區鄉村聚落主要分布在1 km緩沖區內,占壩區聚落面積82 %以上;山區鄉村聚落最佳位置在道路緩沖區1 km以內,較佳位置在1 ~3 km之間; ⑤2000—2018年,壩區鄉村聚落人口持續上升,山區鄉村聚落人口先下降后緩慢增長;2000—2009年壩區鄉村聚落人均純收入大于山區聚落,2009—2018年山區聚落人均純收入大于壩區.

        English Abstract

        • 聚落是人類最原始的居住形式,是人們居住、生活、休息以及進行各種社會活動的場所,也是人類居住的空間載體,本身具有一定的相關空間現象. 鄉村聚落是我國農村人口聚居的主要場所和形態[1]. 據國家統計局第6次人口統計調查,中國鄉村常住人口比高達50.32 %[2]. 據統計,云南省鄉村總人口雖然比第5次人口普查減少了267.7萬人,但居住在鄉村的人口仍占總人口的64.8 %. 可見,隨著經濟快速發展,城鄉一體化的推進,鄉村聚落人口居住18年(2000—2018年)的數量雖然在不斷減少,但鄉村聚落依舊是我國主要的聚居形式,也是云南省人口的主要居住形式之一. 根據我國國情的發展,選擇云南省寧洱鎮作為研究區,研究山壩鄉村聚落近18年的時空特征,探索山壩鄉村聚落的發展趨勢是否與國情一致,同時分析影響山壩鄉村聚落發展的相關因素,為研究區今后的發展提供理論參考.

          文獻表明國外對聚落的研究早于國內,德國地理學家科爾(Kohl) 在1841年《人類交通居住與地形的關系》一書中,較為系統地闡述了聚落地理位置與人口集中的關系[3]. 1895年,德國學者麥成(Meitzen) 以德國北部農業聚落為研究區,劃分了聚落的形態,探討了聚落成立的相關因子,并分析了聚落發展過程以及所需條件,為聚落地理研究提供了初步的理論基礎[4]. 之后,Hall[5]與Christaller[6]從定性研究轉為定量研究,主要以鄉村聚落的規模、形態、類型為基礎,研究鄉村人口、產業等與聚落之間的關系、空間格局演化等. 國內在鄉村聚落方面的研究相對滯后,20世紀30年代后逐漸增多. 近年對聚落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對聚落定量分析、聚落規模結構和地域類型[7]、對聚落起源與發展綜合分析研究、地域形態空間結構研究[8]、鄉村聚落空間格局及驅動力分析[9-10]、空間格局時空演變和擴展特征研究[11-12]等方面. 很多學者對鄉村聚落的研究大多以經濟較為發達、人口較為密集的地區為研究對象[13],針對少數民族地區山區和壩區鄉村聚落的專題分析研究較少,山壩鄉村聚落的空間特征研究有待深入.這些地區具有獨特的地貌特征,其時空分布具有一定的特殊性. 山區土地資源豐富,人口分布稀疏;壩區人口分布密集,土地資源稀缺,人與土地的矛盾突出. 在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厘清山壩鄉村聚落時空變化規律對研究區建設美麗鄉村和鄉村振興具有重要的科學理論意義.

          本文主要利用RS對研究區不同時段的鄉村聚落進行提取,再利用GIS空間分析相關的統計方法,探索山壩鄉村聚落時空分布特征. 主要從地形要素(高程和坡度)、道路分布、社會人口經濟方面分析山壩鄉村聚落之間的關系,為區域規劃美麗鄉村建設中的聚落管理和規劃布局提供基礎數據,對山壩鄉村聚落深化研究具有現實指導意義和科學理論價值.

          • 寧洱哈尼族彝族自治縣(下稱“寧洱縣”)位于云南省南部,普洱市中部. 地處北緯22°40'~23°36',東經100°42'~101°37'之間(圖1). 全境皆山,地貌縱橫交錯,屬山地地貌. 地屬南亞熱帶山地季風氣候,兼有熱帶、中亞熱帶、南溫帶等氣候,冬暖夏涼,氣候宜人,年平均氣溫18.2~19.0 ℃. 年平均降水量為1414.9 mm,水資源豐富. 寧洱縣農村主要種植茶葉、烤煙、玉米、水稻、山藥等. 全縣轄6個鎮和3個鄉,本文以寧洱縣中部的寧洱鎮為研究區,對該區域的山壩鄉村聚落時空變化分布特征進行分析研究. 研究區面積538.88 km2,包括271個村民小組,191個自然村. 寧洱鎮是一個多民族的大鎮,其中哈尼族和彝族占整個寧洱鎮人口的47.53 %.

            圖  1  研究區概況

            Figure 1.  The location of the study area

            據寧洱縣統計年鑒和各鄉鎮統計年鑒資料,寧洱鎮總人口約7.2萬人(截止2018年年末),人均純收入約8063元. 受山地地形地貌、河流水系、經濟發展水平、人口經濟、民族文化及政府政策等多種因素影響,研究區山壩鄉村聚落布局存在明顯的空間差異性.

          • 壩區,當地人俗稱壩子,地勢平坦,氣候溫和,有利于耕種,是云貴高原上相對平坦、農業興盛、人口稠密的經濟中心. 目前對于壩區沒有統一的定義,有學者將壩區界定為以縣(市、區)為單元,坡度≤8°、面積≥1 km2以上的連續區域,其中坡度>8°以上、面積在0.25 km2以上的地塊需要從壩子范圍內扣除[14];有學者闡述壩區是相對低平,內部地面坡度在8°或12°以下的山間中小盆地、較大的山谷等地貌類型[15];也有學者闡述平均坡度在15°以下的用地為壩區[16]. 結合參考文獻以及云南省的地形實際情況,本文將研究區坡度≤12°以下的范圍界定為壩區,受山地地形以及DEM數據精度的影響,壩區內存在少數坡度>12°且分布比較零散、面積<0.25 km2的聚落圖斑,文中把這些圖斑界定在壩區范圍內. 同時,在壩區范圍內有2個坡度較大的地方,且面積≥0.25 km2的圖斑,經實地調研未涉及到聚落(1個小島和1座小山),故沒有歸為山區. 相對于壩區范圍外的區域統稱為山區. 利用地理空間數據云下載DEM數據,用坡度對研究區的山區和壩區進行劃分,得到研究區壩區和山區劃分圖(圖2). 由此可看出,坡度是對山壩鄉村聚落特征研究的一個重要因子. 除此之外,影響山壩鄉村聚落的因素還有高程、道路、河流[3],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聚落面積增加,聚落破碎度迅速下降[17],可見社會經濟對山壩鄉村聚落發展也有一定的影響. 因此,本文以坡度、高程、道路、社會經濟與人口為主要影響因素,對研究區進行不同時間下的山壩鄉村聚落空間特征分析.

            圖  2  寧洱鎮壩區和山區分布

            Figure 2.  Distribution of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Ning'er Town

            本研究的基礎數據來自于地理空間數據云,利用地理空間數據云下載2000、2009年和2018年的Landsat遙感衛星影像和DEM數據,利用ENVI軟件分類方法和目視解譯對不同時期的Landsat遙感影像進行研究區聚落提取,得到不同時段的山壩鄉村聚落分布專題圖. 通過歷史影像圖和谷歌地圖對研究區的主要道路進行提取,結合研究區鄉鎮統計年鑒,利用ArcGIS空間分析功能對研究區進行分析.

          • 基于不同時段的山壩鄉村聚落分布圖(圖3),結合ArcGIS進行空間統計,可看出鄉村聚落集中在壩區,布局在整個研究區中部偏南,壩區鄉村聚落密集,山區鄉村聚落分散,壩區聚落增加明顯. 利用空間疊加分析得到研究區山壩鄉村聚落面積圖(圖4). 從圖4(a)可知,隨著經濟的發展,山壩鄉村聚落面積隨時間的變化而增加. 壩區鄉村聚落面積在2000—2009年增加59.44 %,2009—2018年增加74.86 %. 近18年壩區聚落面積逐年增多,空間擴張明顯. 山區聚落面積在2000—2009年增加2.2倍,2009—2018年增加約8.71 %. 山區聚落先呈現急速上升趨勢,之后開始緩慢增加的現象,這是由于2007年研究區遭受到6.3級地震,導致山區聚落急速增加. 從圖4(b)的面積占比圖上看,在3個時期中,每個時期相對應的壩區鄉村聚落面積與山壩鄉村聚落總面積之比呈“U”型變化,山區鄉村聚落面積與山壩鄉村聚落總面積之比呈倒“U”型變化. 總體來說,壩區具有地勢平坦、交通方便、用水用電方便等優勢,有較多的村民選擇在壩區長期居住.

            圖  3  寧洱鎮山壩鄉村聚落時空分布

            Figure 3.  The temporal and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rural settlement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Ning'er Town

            圖  4  2000—2018年寧洱鎮山壩鄉村聚落面積統計

            Figure 4.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 in dam and mountain areas in Ning'er Town from 2000 to 2018

          • 利用DEM數據,提取山壩鄉村聚落高程,圖5將2000、2009年和2018年山壩鄉村聚落圖斑與高程帶分別進行空間疊加,可知山壩鄉村聚落隨著時間的變化,其聚落面積在不斷增加. 同時,得到不同時期、不同高程帶山壩鄉村聚落面積分布情況表(表1).

            高程/m壩區聚落面積/hm2山區聚落面積/hm2
            2000年2009年2018年2000年2009年2018年
            G1 0 0 0 39.64 143.97 156.08
            G2 618.95 989.48 1602.12 47.41 124.11 141.09
            G3 139.18 219.32 511.56 51.65 190.27 189.87
            G4 0.04 0 0 19.73 47.84 64.66
            G5 0 0 0 10.37 22.11 19.15
            G6 0 0 0 0 4.68 8.56

            表 1  寧洱鎮不同高程帶山壩鄉村聚落面積統計

            Table 1.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elevations belt of Ning'er Town

            圖  5  寧洱鎮不同時期下高程帶山壩鄉村聚落時空分布

            Figure 5.  Temporal and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nd mountain areas in different elevation belt of Ning'er Town

            為了方便論述,本文利用G1~G6分別表示高程帶810~1225、1225~1380、1380~1500、1500~1670、1670~1840 m和1840~2272 m. 由表1可以看出:隨時間變化,壩區聚落面積不斷地擴張,壩區鄉村聚落位于高程G2~G3之間,主要分布在高程G2帶. 其中,2000年和2009年在高程G2帶的壩區鄉村聚落面積占總壩區聚落面積高達80 %以上,2018年占75.80 %. 同時,隨著海拔的不斷上升,山區鄉村聚落面積由上升到下降,聚落分布逐漸稀疏. 3個時期中,山區鄉村聚落面積位于高程G3帶以上占比較小,加上氣候的變化,海拔越高,農業生產條件也會隨之變差. 在3個不同時段的山壩鄉村聚落高程帶之間存在一定的相關性,不論是壩區還是山區,村民主要聚居在高程G3帶以下. 據調查,在這個條件下具有交通便利、水資源豐富、用水用電方便等優勢,便于村民居住,所以聚落面積占比大,人口數量相對較多,山壩鄉村聚落具有海拔指向.

            從壩區聚落在各高程帶上的面積占比來看,壩區聚落集中在高程G2~G3帶,2000年出現0.04 hm2在G4帶,但后兩個時期無圖斑聚落,是因為地震使村民選擇向低海拔區域重新選址建房. 從山區鄉村聚落各條帶面積與山區鄉村聚落總面積的占比(圖6)看,高程G1~G2帶占山區聚落總面積的51.57 %,高程G3帶占山區聚落總面積的30 %以上,高程G4~G6帶占山區聚落總面積不足20 %.

            圖  6  寧洱鎮山區聚落面積在不同高程帶上的占比

            Figure 6.  The scale map of settlement area in different elevation zones in the mountain area of Ning'er Town

          • 由于研究區屬于山地地貌地區,地形復雜,為了更直觀地分析鄉村聚落和坡度之間的關系,將坡度分為0°~12°、12°~25°、25°~35°和>35°. 將分類后的坡度圖和山壩鄉村聚落圖斑進行空間疊加,得到不同坡度的山區和壩區鄉村聚落分布面積(表2).

            坡度/(°)壩區聚落面積/hm2山區聚落面積/hm2
            2000年2009年2018年2000年2009年2018年
            0~12 650.08 936.14 1774.97 73.59 189.69 191.88
            12~25 105.19 260.36 322.87 76.42 298.9 325.7
            25~35 2.9 12.3 15.84 15.32 39.98 56.15
            >35 0 0 0 3.47 4.41 5.68

            表 2  寧洱鎮不同坡度帶山壩鄉村聚落面積統計

            Table 2.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slope belt of Ning'er Town

            表2圖7可知,2000年和2018年壩區鄉村聚落面積在坡度0°~12°之間占壩區聚落總面積83 %以上,2009年壩區聚落面積占壩區聚落總面積77 %以上. 由于地處山地地貌,導致壩區聚落少部分位于12°~25°之間,約占壩區總聚落面積的20 %. 對于山區鄉村聚落而言,坡度在12°~25°的聚落面積占比最大,2000、2009年及2018年分別占山區聚落總面積的45.27 %、55.33 %、56.21 %. 3個時段坡度>25°的山區聚落面積約占10 %,導致坡度>25°以上仍有聚落存在,原因是村民為了方便耕種,在山坡上建蓋簡易房,方便存儲部分耕作物品. 總體而言,村民主要生活在坡度<25°的地方,因為坡度低的地方易于雨水囤積,水資源存儲方便,便于居民耕作.

            圖  7  寧洱鎮不同坡度下山壩鄉村聚落面積占比

            Figure 7.  The ratio of rurual settlement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slope of Ning'er Town

          • 道路是鄉村聚落發展的一個重要通道,也是聚落人流、物流發生的基礎,寧洱鎮有213國道、昆磨高速和省道彌寧公路過境. 通過歷史影像和實地調查研究區,根據各時段實際道路情況,對研究區主要道路分布進行道路緩沖區分析,把結果圖層與山壩鄉村聚落圖斑進行疊加分析(圖8),得到道路不同緩沖區內的山壩鄉村聚落面積分布情況(表3).

            道路緩沖區/km壩區聚落面積/hm2山區聚落面積/hm2
            2000年占比/%2009年占比/%2018年占比/%2000年占比/%2009年占比/%2018年占比/%
            0~1 623.97 82.3 1006.88 83.3 1749.95 82.79 90.62 53.68 293.83 55.13 298.74 51.56
            1~2 80.14 10.57 126.97 10.5 215.39 10.19 37.81 22.4 92.85 17.42 101.34 17.49
            2~3 17.52 2.31 41.12 3.4 80.96 3.83 26.24 15.55 68.48 12.85 100.55 17.35
            3~4 36.54 4.82 33.83 2.8 67.35 3.19 4.77 2.83 29.57 5.55 43.28 7.47
            4~5 0 0 0 0 0.03 0 4.76 2.82 36.15 6.78 22.87 3.95
            5~6 0 0 0 0 0 0 2.98 1.77 5.8 1.09 7.82 1.35
            6~7 0 0 0 0 0 0 1.62 0.95 6.3 1.18 4.81 0.83

            表 3  寧洱鎮道路與山壩鄉村聚落道路緩沖區面積統計

            Table 3.  Areas statistics of road and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rural settlements in Ning'er Town

            圖  8  寧洱鎮山壩鄉村聚落與道路緩沖區分布

            Figure 8.  Rural settlements and road buffer distribution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s, Ning'er Town

            圖8表3可看出,從2000—2018年3個時段山壩鄉村聚落所占道路面積與道路距離成反比,隨距離的增加聚落面積逐漸減少. 從壩區鄉村聚落分布結合道路緩沖區看,2000—2018年壩區鄉村聚落與道路緩沖區在1 km范圍內面積占比最大(約82 %),是壩區鄉村聚落布局的最佳位置;道路緩沖區在1~2 km占比均超過10 %,是壩區鄉村聚落布局的較佳位置;道路緩沖區在2 ~4 km壩區鄉村聚落占比不足8 %;對于道路緩沖區在4 km以上壩區鄉村聚落較少(2000年和2018年無聚落分布),2018年有不足0.01 %的聚落分布.

            從山區鄉村聚落分布和道路緩沖區來看:2000—2018年山區聚落與道路緩沖區在1 km范圍內面積占山區鄉村聚落面積一半以上,是山區鄉村聚落布局的最佳位置. 道路緩沖區在1 ~3 km范圍內是山區鄉村聚落布局的較佳位置. 2000、2009年和2018年道路緩沖區在3 ~5 km的山區鄉村聚落面積占比分別為5.65 %、12.33 %、11.42 %,道路緩沖區在5 ~7 km的山區鄉村聚落分布面積占比分別為2.72 %、2.27 %、2.18 %. 山區鄉村聚落隨距離的增加仍有較少聚落存在,原因是村民需要到離主道路較遠的地方耕作,在山上建蓋了簡易房,以便小憩以及存放部分耕作物品. 總體而言,隨著道路緩沖區距離的擴大,聚落越來越分散,居民也隨之減少,這是由于研究區具有大量森林存在、山路崎嶇、交通等各方面導致的.

            研究區道路大多依河流而建,在此將不對河流與山壩鄉村聚落空間分布特征進行分析.

          • 人口與聚落的發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根據實地調查收集的研究區鄉鎮統計年鑒及相關數據(2000、2009年和2018年),分析寧洱鎮191個自然村社會經濟發展與山壩鄉村聚落之間的關聯性. 本文利用Google地圖和百度地圖,根據研究區統計年鑒各自然村地名,將研究區自然村在地圖上以點的形式標注,最終得到在壩區范圍內的自然村涉及94個,山區自然村涉及97個,整理匯總得到研究區山壩鄉村聚落與社會人口經濟統計數據(表4).

            時間聚落總人數人均純收入/元壩區山區
            聚落人數人均純收入/元聚落人數人均純收入/元
            2000年 62192 1164 45352 1232 16840 981
            2009年 68991 2630 53943 2884 15048 1720
            2018年 71729 8063 56143 8014 15586 8238

            表 4  寧洱鎮鄉村聚落人口經濟統計表

            Table 4.  Economic statistics of rural population in Ning'er Town

            根據表4可知,隨著鄉村聚落的不斷擴張,2000—2018年壩區鄉村聚落人口發展持續增加. 其中2000—2009年人口增長較快,2009—2018年人口增長較慢. 而山區鄉村聚落人口數量呈現下降又緩慢增長的現象. 山壩鄉村聚落總人口在2000—2009年增長率為10.93 %,2009—2018年增長率為3.97 %,2000—2018年增長率為15.33 %. 其中,壩區鄉村聚落人口在2000—2009年上升較快,人口增長率為18.94 %;2009—2018年增長較為緩慢,人口增長率為4.08 %;2000—2018年人口增長率為23.79 %. 山區鄉村聚落人口在2000—2009年人口下降率為10.64 %;2009—2018年人口增長率為3.58 %;2000—2018年人口總體下降率為7.45 %,山區聚落人口明顯有向壩區聚落遷移定居的趨勢.

            寧洱鎮2000—2018年山壩鄉村聚落人均純收入呈上升趨勢(表4),2009—2018年上升較為明顯. 2000年和2009年壩區聚落人均純收入大于山區聚落人均純收入,2018年壩區聚落人均純收入小于山區聚落人均純收入. 2018年壩區鄉村聚落人均純收入是2000年的6.5倍,山區鄉村聚落2018年人均純收入是2000年的8.4倍.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山區聚落人均純收入大于壩區聚落,主要原因是山區人口總體下降,壩區人口持續增加;且受山地地形影響,壩區較為適合種植水稻、蔬菜、水果、豆類等傳統農作物,而茶葉、咖啡、烤煙等經濟作物適合在山區種植,隨著普洱茶的需求增大,茶葉、咖啡、烤煙市場價格上漲,導致產量增加等一系列復雜因素影響,從而使山區鄉村聚落人均純收增加.

          • 本文基于遙感影像提取研究區2000、2009年和2018年的山壩鄉村聚落矢量圖,運用ArcGIS空間分析對山壩鄉村聚落時空特征進行綜合分析. 首先,利用研究區DEM生成高程圖和坡度圖;其次,利用不同高程帶和不同坡度分類后的圖斑與聚落圖斑進行空間疊加分析;再次,對道路以1 km為間隔進行7層緩沖區分析. 最后,結合人口經濟數據分析壩區和山區鄉村聚落時空分布特征. 主要結論如下:

            (1)由于受到山地地形地貌的影響,壩區和山區鄉村聚落在時間上呈現逐年擴張的現象. 在空間分布上存在明顯差異,在結構上壩區鄉村聚落與山壩鄉村聚落面積之間呈“U”型變化,山區鄉村聚落與山壩鄉村聚落面積之間呈倒“U”型變化. 同時,在自然條件和社會經濟因素下也有著明顯不同. 總體來說,壩區鄉村聚落分布集中,山區鄉村聚落分散.

            (2)從海拔看,聚落隨著高程帶的變化而變化. 結合山區和壩區鄉村聚落分布情況來看,壩區鄉村聚落布局在1225 ~1500 m之間,其中1225~1380 m是壩區鄉村聚落主要集聚高程帶和最佳選址高程帶. 山區鄉村聚落主要布局在810~1500 m之間,表明該高程帶適合聚落選址.

            (3)從坡度看,不同坡度的聚落面積有不同的變化. 2000、2009年和2018年壩區鄉村聚落坡度主要集中在0°~12°之間,分別占壩區鄉村聚落總面積的85.75 %、77.44 %、83.98 %. 各坡度之間所占的壩區聚落面積隨坡度的增大而減少,壩區鄉村聚落面積與坡度成反比. 山區鄉村聚落坡度主要集中在0°~25°之間,占山區聚落總面積的88 %,此坡度范圍內適宜人們居住.

            (4)從道路看,聚落與道路的時空分布具有規律性,聚落面積與道路距離成反比. 由于地形的特殊性,壩區鄉村聚落在2000年和2009年道路緩沖區4 km之內存在聚落,2018年緩沖區延伸到5 km以內. 山區鄉村聚落與道路緩沖區在3個時段內主要分布在1 km之內,占山區聚落面積一半以上;2~4 km為山區聚落的次要分布區域;距離道路4~7 km之間依舊有少量山區聚落存在,但面積均不到10 %.

            (5)從人口數量看,2000—2018年壩區鄉村聚落人口數量持續上升,人口增長率分別為18.94 %、4.08%;山區聚落人口數量先下降后緩慢增長,人口變化率分別為23.79 %、?7.45 %. 從人均純收入看,2000—2009年壩區聚落人均純收入大于山區聚落;2018年山區聚落人均純收入大于壩區聚落.

          • 研究區山壩鄉村聚落空間分布特征主要受到自然環境條件(高程、坡度等)的影響,但社會經濟發展狀況和少數民族文化習俗等因素對其也具有一定影響. 地形地貌特征對山壩鄉村聚落的影響較大,聚落大多建設在便于取水且交通便利的地方,其發展會影響山壩鄉村聚落的布局方式、規模大小、聚落模式等. 因為寧洱鎮地處滇南要沖,山壩聚落發展的空間布局具有明顯的地域特殊性.

            本文研究尚有一些不足之處,由于研究區相關數據來源于不同時期遙感影像的自行矢量化提取,空間分析結果存在一定的差異,隨著數據源的不斷更新和完善,本研究將會更加精確. 此外,由于相關數據未能收集齊全,本文對自然因素進行分析的同時,結合研究區社會經濟數據進行了簡單的分析,未能對研究區山區鄉村聚落在社會人文因素的影響下更深層次的空間特征、分布規律、驅動因素等進行深入挖掘,這將是今后進一步深化研究的方向.

        參考文獻 (17)

        目錄

          /

          返回文章
          返回